您好,欢迎来到中影人教育表演学院!

24小时热线:

400-860-8997

小品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表演艺考攻略 > 小品

话剧《你好,再见》赏析

来源:中影人艺考表演学院 发布时间:2020-03-17

艺考就要来临,小影为同学们整理了一篇话剧剧本,望同学们多加练习,积极备战艺考!

话剧剧本《你好,再见》

人物:
沈宇然 一个励志要成为著名歌手的男青年
吕若莹 一个励志要成为电影导演的女青年
桌一男 30多岁
桌一女 30多岁
桌二男 40多岁中年
桌二女 27岁
桌三男甲 30—35岁
桌三男乙 30—35岁
桌三男丙 30—35岁
桌三女   30—35岁
第一幕 
 
地点 北京,江湖酒吧
时间 某一年冬天 傍晚
(幕启,背景屏幕写着:欢迎来到江湖酒吧。一个穿着白衬衫抱着红木吉他的歌手坐在话筒架前弹着琴唱着歌。台上三张不同桌子边上坐着两对男女,还有一张桌子上是三个中年男人和一个曼妙女子,桌子上都摆满了果盘和啤酒,正在畅聊痛饮中。还有一张桌子上只放了一杯牛奶,一个青年女子盯着桌上牛奶在发呆。赵雷的《理想》的前奏在歌手弹奏下想起)
桌一男:(给对面女孩添酒)我尊重你的决定,我们分手吧。
桌一女:(咬了咬嘴唇)好。
桌二男:美女是第一次来北京玩吗?
桌二女:嗯,是。
桌三男甲:离婚啦?
桌三男乙:别提了,有时候爱情根本就不是我们最初想的那样
桌三男丙:别这么悲观嘛,兄弟
桌三女:嗨,一把年纪了,还矫情,来,喝吧。

话剧
 
沈宇然:(抱着吉他唱着赵雷的《理想》)“一个人住在这城市,为了填饱肚子就已筋疲力尽,还谈什么理想,那是我们的美梦,梦醒后,还是依然奔波在风雨的街头,有时候,想哭就把泪,咽进一腔热血的胸口……”吕若莹:理想,理想大概比隔壁桌那人的酒还苦涩。生活那么苦,不如喝点甜的,好吧,这都只是我的借口。这是我第一次来酒吧,要不是路过这里,被这个穿白衬衫的抱吉他的青年歌手吸引,我这辈子都会听从我妈妈的叮咛,绝不会在晚上踏进酒吧这种场所。毕竟在我妈的描述里,酒吧里混乱不堪,我路过那么多酒吧,歌手们都打扮夸张,我这种在邻居夸赞声中长大的人,对他们的个性嗤之以鼻。可是我今天竟然走进了这家酒吧,台上安静唱歌的青年和别的酒吧歌手是那么不同,他的眼神好清澈,整个人都和环境格格不入,干净的打扮很容易唤醒刚毕业不久的我对校园的记忆。所以,此刻我想认识他。
桌一女:你忘了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?
桌一男:当然没有。
桌二男:北京这座城市很大,很繁华,但是越大就越孤独。
桌二女:人在哪里不孤独呢,反正都是为了生活,北京是个大平台,有更多的机会。
桌三男甲:想想我们上学那会,你们两可是大家都羡慕的神仙眷侣。
桌三男乙:上学那会确实很美好,后来结婚了,还是敌不过日常琐碎生活的磨炼啊。
桌三男丙:我虽然娶的人不是最喜欢的那个,但是结了婚倒是更加在意对方了,现在就像亲人一样。
桌三女:你们都知足吧,至少都成家了,我呢,现在就是别人口中的大龄剩女。不过啊,现在只想好好赚钱,根本没心思再去认识什么新人。
沈宇然:(继续弹着旋律)台下那个女孩真奇怪,已经足足盯了我两个小时了,她好像真的是来听歌的,毕竟没有人会独自来酒吧只点一杯牛奶。她在看我,我得唱的更好一点。“理想今年你几岁,你总是诱惑着年轻的朋友,你总是谢了又开,给我惊喜,又让我沉入失望的生活里”。
吕若莹:他完全唱出了我的心声,我更想和他聊聊了。但是他好像从头到尾都没有注意到我,是不是因为酒吧灯光太暗。明明他唱的每一首歌,全场都只有我一个在鼓掌。难道他都视若无睹?可是作为观众,目前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奉献掌声。(再次鼓掌)
沈宇然:谢谢。
吕若莹:他刚才看我了对嘛,他还说了谢谢。真有礼貌!我的心在狂跳,一股热腾腾的血液瞬间窜上大脑,怎么办,我好想上去搭讪,最起码交个朋友嘛。但是万一被拒绝呢,我这种人,是受不了拒绝的。
沈宇然:(将吉他放进包里,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)我就是一个普通的酒吧歌手,别人来这里都是喝酒,顺便听歌,偶尔会有人付费点歌,但是我希望有一天我能让别人专程来听歌。刚才那个姑娘,大概是看起来最认真的听众了。我马上下班了,她桌上牛奶一动没动,真想为她多唱一会。但是不行,我姑姑生病了,我得按时下班,回去照顾她。
吕若莹:(站起身穿上大衣)他好像要走了,我必须得上去聊聊,不然可能再也没机会遇到了。深吸一口气,可以的。
(沈宇然背起吉他经过吕若莹的桌子走向台前,转弯准备从侧边下台,吕若莹怔怔站着,忽然跑上去,从后面绕到沈宇然的面前。)
吕若莹:那个……那个……你好,我叫吕若莹。你唱歌真的很好听。
沈宇然:谢谢。
吕若莹:你要走了吗?
沈宇然:是的。
吕若莹:我也要走了,那我们一起走?
沈宇然:我要回家,现在去地铁站。
吕若莹:我也是,我晚上不认识路,你可以带我过去吗?
沈宇然:当然。
吕若莹:谢谢啦。
(他们一起从左侧边下台)
桌一女:时间不早了,我要走了,这是我们最后一面,以后就不要联系了吧。
桌一男:我送你回去。
桌一女:不用了。
(桌一女起身下台,桌一男推着桌子怅然地下台。)
桌二男:我还知道几个不错的地方,带你去逛逛?
桌二女:好啊。
(桌二男女一起推着桌子开心下台。)
桌三男甲:兄弟们,我不能再喝了,老婆还在家等着呢,要不咱今天先到这?
桌三男乙:那也行,也不早了。
桌三男丙:你也别太难过了,聚散离合这都是人间常事,喝好就行。
桌三女: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啊,别因为离个婚就一蹶不振了,把你家小孩照顾好,当个好爸爸,比什么都重要。
桌三男乙:不说了,今天谢谢哥几个,我没事,咱撤吧,都早点回去。
桌三男甲:好勒,我们先把你送回家吧。
(男甲扶着有点喝多的男乙,男丙推着桌子,女士挎着包一起下台)
沈宇然和吕若莹一起从舞台右侧上台。背景屏幕切换成:北海北地铁站
沈宇然:到了,但是我们要坐不同方向的地铁。
吕若莹:对了,都没有问你的名字,你叫什么?
沈宇然:那会匆忙,忘记了。我叫沈宇然。
吕若莹:挺好听的名字,那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?
沈宇然:边……边……吕若莹
吕若莹:嘿嘿,你每天都上班吗?
沈宇然:嗯,每天,下午五点半到晚上十点半。
吕若莹:好,今天周日,那我以后每周周日都会来看你唱歌。你唱歌真的很好听。
沈宇然:谢谢。
吕若莹:除了说谢谢,你就不能说点别的?
沈宇然:我话少,不太会说话。
(传出地铁进站的声音)
沈宇然:车来了,要走了。
吕若莹:那再见。
沈宇然:再见。
(两人转身,向前走了几步,随即做出伸手拉住地铁把手的动作,大屏幕快速切换风景)
吕若莹:(独白)今天刚辞职。都说北京适合做影视行业,大学毕业后来北京一年了,换了好几份工作,但我那做电影导演的梦想依然遥不可及,还是挣扎在生活的底层。
沈宇然:(独白)今天很开心。都说北京适合追求音乐梦想,高中辍学后来北京五年了,无数次被拒绝后才成了酒吧歌手,对我来说,能唱歌本身就很快乐了,虽然我也想成名。
吕若莹:(独白)遇到那个男孩,真好。
沈宇然:(独白)那个女孩,她还会再来吗?
吕若莹:(独白)我一定会再去看他。
沈宇然:(独白)我希望她还会再来。
(两人从舞台的两侧下台,背景屏幕切换为办公室场景,时间显示周五。场外传来一声:不行,随即桌三男甲继续客串上场,吕若莹继续上场)

话剧
 
桌三男甲:不行,你写的对白多么苍白无力,我都快要看到睡着了。
吕若莹:可是最真实的不就是平淡的么?
桌三男甲:平淡?平淡不等于苍白,叙事一定要跌宕起伏,紧紧抓住观众的情绪。一个优秀的剧本不只是作者本人的感情流露,还要加入丰富的技巧。你能明白吗?
吕若莹:那老板,请问除了对白还有要改的地方吗?
桌三男甲:统统改掉,因为这个主题就很boring.
吕若莹:为什么啊?
桌三男甲:现在的年轻人老喜欢在爱情里无病呻吟,刻意去表现自己经历的累累伤痕。在他们的作品中,爱情仿佛永远会从美好变成苦涩。你写的是对爱情的歌颂吗?你相信一见钟情吗?你理解爱情吗?
吕若莹:我不是为了歌颂,只是要展示人们在爱情中的流露的真实情感。我也相信一见钟情,也自认为理解爱情。
桌三男甲:但是你这个故事并没有打动我,我觉得实习生还是不太适合直接参与创作,下周去数据编辑组整理数据吧。
吕若莹:(很委屈)我……我可以改的……
桌三男甲:经验这种东西,不是改就可以得到的。
吕若莹:可是我也得有机会积累经验啊。
桌三男甲:那好,再试试吧,下周改好发我。
(吕若莹和桌三男都下场)
第二幕
 
地点 北京,江湖酒吧
时间 某一年冬天 傍晚
(幕启,背景屏幕写着:欢迎来到江湖酒吧。沈宇然坐在话筒架前弹着吉他,舞台上有一张桌子。)
沈宇然:她大概不会来了吧?这一周她都没有来。当然也不一定,她说周日会来的,现在还早。但是如果她不来呢?或许她只是随口说说吧。酒吧里人来人往,她大概也和其他顾客一样吧,只是来消遣。像她这样的女顾客我见多了,打扮的漂漂亮亮,在昏暗的灯光下借以美貌吸引某个同样孤单的浪子。啊,我在想什么呀,为什么脑子里要冒出这么多奇怪的思绪,而且和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有关,她并不漂亮,我也只知道她的名字。现在,我是在期待她的到来吗?啊,真可笑。
所以她应该不会来了!
(吕若莹从舞台上,整理了自己的帽子,以及捂得严严实实的口罩,确认伪装的完全认不出,才探着脑袋推开酒吧的门,尽量不表现出自己激动地心情,找了一个角落坐下。服务员走上来把菜单递给她)
吕若莹:他现在还没有认出我,我该点一杯酒吗?还是老样子,一杯牛奶?嗯……还是牛奶吧。我喜欢相似的感觉。
(示意服务员来一杯牛奶,和服务员耳语了几句之后便眼睛完全被弹琴的宇然吸引了)
沈宇然:刚才进来的女孩好像有点像她哎,她真的来了。尽管她戴着帽子口罩,我还是一眼能认出她的,毕竟我还是希望她会来。
(服务员端上来一杯牛奶递给吕若莹,沈宇然刚刚弹完一曲,放下了吉他,朝吕若莹桌子的方向走来)
吕若莹:不是吧,他真的认出我了。还是希望他安安静静弹琴,不要下来和我讲话,这样我的心脏会炸裂的。
沈宇然:(走过来坐在了边的对面)你果然来了。
吕若莹:(摘下帽子和口罩,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狂喜)哈喽……是啊,说过要来的。
沈宇然:都没有问你,你家乡在哪里啊?
吕若莹:中国西北的一个小县城,说了你大概也不知道,总之就是一个北方姑娘。你呢?
沈宇然:北方姑娘很爽朗、直率。我是北方大汉,从小在山东的小村子长大,来北京是我第一次到大城市。当时我表哥在北京,听说北京很繁华,就想来唱歌。
吕若莹:那你现在也算是实现梦想了。
沈宇然:是啊,但是还挺不容易。我爸不同意,觉得高中毕业该好好上学的。可我妈一直都很支持我,说孩子想去就让去吧,说不定还能成为大歌星。最后我妈把我偷偷送到车站,她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往我手里塞了三千块钱。我离开那天,望着车窗外远去的身影,就暗自发誓我一定要混出一点名堂。但刚来北京,我就觉得太艰难了。我表哥带着我去他住处,我以为我们要去住在高楼里面,没想到只是一个地下车库。根本不是我想的那样。
吕若莹:那你怎么成为酒吧歌手了呢?
沈宇然:我去找很多家酒吧,问人家需不需要驻唱歌手,人家都说不需要,别人撒谎的眼神让我感觉到自己尊严被按在摩擦,一次次被拒绝,我再也不想问了。但是不赚钱根本没法在北京生活,所以拿着剩下的钱去学了设计。学完之后就去一家公司做了实习生,工资少的可怜,每天吃两个卷饼。早上一个,中午一个,晚上下班直接回去睡觉。后来认识了一些朋友,他们带我去看了一次演出,看到歌手们在舞台上酣畅淋漓的样子,我的内心又开始澎湃,感觉自己的梦想再次被唤醒。尊严在梦想面前显得很卑微,我就又开始向各种招募歌手的平台投简历,一下班就去各大酒吧询问,有一天,我终于得到了一个去酒吧试唱的机会。显然,试唱成功了,所以我就成为了一名酒吧驻唱。忘记得到消息那天是什么样的感受,只是觉得月色如水,城市的夜晚也分外美好。
吕若莹:所以只要努力,机会至少会向我们靠近的。
沈宇然:你在北京做什么工作?
吕若莹:我在一家影视公司做实习生。大学毕业就过来了,有很多故事,但是还没有机会去讲述。艺术总是需要载体的,现在的我还没有找到良好的契合点。你想唱歌,你可以唱好,可是我想做的内容,并没有能力去做好,我大概真的是一个没什么天分的笨小孩吧。
沈宇然:你大学毕业,挺好,我连大学都没有上,还说自己是笨小孩。
吕若莹:在哪里都可以学习,未必要在校园里。我也相信你一定可以大火的。
沈宇然:我希望可以出专辑、开演唱会,让更多人听到我的歌。
吕若莹:我希望可以导电影、讲好故事,让更多人看到我的作品。
沈宇然:希望有一天,能请你去看我的演唱会。
吕若莹:那我也希望有一天,能请你看我导的电影
沈宇然:希望我们的希望都不再只是希望。
吕若莹:我要听你唱歌
沈宇然:好,正好又到了上场时间。
(沈宇然继续走向舞台唱歌,吕若莹依然在听歌)
吕若莹:听他讲他的故事,我倒是有几分心疼。第二次见面,我们就聊了这么多故事,我期待下一次见面。时间不早了,我得先走了。
(吕若莹走下舞台,离开时冲沈宇然挥手道别,沈宇然继续唱歌。
下一首歌,大屏幕时间提醒,下一周周天。吕若莹换装从左侧继续上)
沈宇然:她来了
吕若莹:每周来这里是对我一周工作的自我奖赏。
沈宇然:她这周披着头发,眼镜好像没戴,换了耳钉。
吕若莹:他这周这件皮衣挺酷,食指多了一个戒指,还好,不是中指和无名指。
(吕若莹从另一侧下台。
下一首歌,大屏幕时间提醒,下一周周天。吕若莹换装抻着伞从左侧继续上)
沈宇然:她来了
吕若莹:外面下雪了,好冷,加班,没来得及吃饭。
沈宇然:外面很冷,她还是来了。上周她说她喜欢李宗盛的歌,那这周要唱给她听。
吕若莹:他说最近生意火爆,老板让他加班,天天凌晨三点下班。好心疼,他这样子会很累的,听他声音都沙哑了。
沈宇然:她说她特别喜欢来这里,我也喜欢她来。
吕若莹: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上他了,今天告诉他吧。
(吕若莹从另一侧下台。
下一首歌,大屏幕时间提醒,下一周周天。)
沈宇然:这周她没来,已经很晚了,她不会来了,或许以后都不会再来了。上周她说自己有一件事很苦恼,我问她是什么事,原本是想为她解决烦恼的。结果她告诉我说,她觉得自己喜欢上我了,该怎么办?当时我也一愣,竟然脱口而出——克制一下。我看到她原本很开心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失落,然后又明显地挤出笑容问我,克制不了要怎么办?这可把我难住了,我压根就不知道要怎么办。甚至,我都没想过我是不是喜欢她。所以我沉默了一会说,我现在对爱情没有憧憬。她大概以为我不喜欢她,所以她笑着对我说,没关系,我就是随便说说。现在我在想,我可能真的伤害她了吧。希望她还会再来,我想道歉。
(下一首歌,大屏幕时间提醒,下一周周天。吕若莹换装拎着礼物从左侧继续上)
沈宇然:今天元旦,她来了,她竟然来了。

话剧
 
吕若莹:我给他带了元旦礼物,上上周试探他,显然他对我没有丝毫喜欢。本来以后都不想再来了,但是我没法说服自己,好像见他是每个周日必须要做的事一样。从周一就开始期待周日了,我受不了这样的煎熬。
沈宇然:她总是很安静又很神秘,她是我独特的听众,我每周都想见她,可是我不知道喜不喜欢她。
吕若莹:他在我眼里光芒万丈,而我只是台下普通的听众,他婉拒我,大概就是因为我没有光芒,那我也要在他眼里光芒万丈。
沈宇然:听她讲她一个人四处去旅行,这样的女孩一定很酷,浑身都散发着无尽的光芒。我一直都是一个犹豫的人,现在根本不知道怎么面对她。
吕若莹:我该怎么做呢?唱歌是他的专业,那我就用我的专业,为他拍一支MV。
(无幕换景,第一幕的演员全上。桌三女拿着大刷子为沈宇然化妆,桌一男、女和桌二男、女穿着演出服,作为伴舞。桌三男甲推着摄像机上来,桌三男乙拿着灯,丙则拿着挑杆并把剧本递给了吕若莹,非常欢乐的背景音乐响起)
吕若莹:各部门注意,ACTION!
(沈宇然和四位演员排着队形在镜头前表演,女生靠吕比较近)
吕若莹:(打断表演)停,那两位女演员和男演员换一下位置,浩辰,你的麦没弄好,有点影响画面(走上去帮他弄耳麦)……好……现在继续。
桌三男甲:导演,我们租的摄像机好像有点问题,你过来看看。
吕若莹:(走过去看摄像机,然后让男甲把摄像机从脚架取下来,不小心夹到了手,立马流血)呀……
桌三男甲:没事吧?
(沈宇然和其他人立马围上来。)
吕若莹:没事,继续吧。
沈宇然:都血流不止了,还说没事,等我去给你买点药,包扎一下。
吕若莹:演员和设备都是租的,时间更重要,我没事,继续吧。
(沈宇然跑下台,然后又跑上来,带着药和纱布为吕若莹止血包扎)
吕若莹:谢谢你。
沈宇然:别客气,还疼吗?
吕若莹:好多了,我们继续拍吧。
(沈宇然和四位演员继续表演,表演结束)
吕若莹:大家辛苦了。
桌三男甲:没事,不辛苦,导演有心了。
桌三男乙:就怕导演的心意有人不懂啊。
桌三男丙:现在的女孩感情都这么真挚的吗?难得
桌一二男女:确实难得。
吕若莹:大家确实辛苦了,今天就早点回去休息吧。我待会自己回去。
(其他人带着设备下台,只剩下沈宇然和吕若莹)
沈宇然:我……谢谢你。
吕若莹:不用那么客气,我们是朋友嘛。
沈宇然:真的……谢谢你。
吕若莹:真的不用。
沈宇然:其实你根本不必为我做这些。
吕若莹:我乐意。
沈宇然:我们不合适。
吕若莹:做朋友还有不合适的吗?
沈宇然:我……明白你的心意,可是我们真的不合适,以后就不要再见面了吧。
吕若莹:你在说什么啊?
沈宇然:我知道你喜欢我,可是我们不合适。
吕若莹:你说的不合适是什么?是我配不上你吗?或者说因为别的原因。
沈宇然:都没有,你很好,是我觉得我不好。
吕若莹:好,那你现在给我听着,我喜欢你,不在乎你其他的任何东西。喜欢你清澈的眼神,美妙的歌声,低调的态度……我觉得你很好。你不要用不合适这样的借口搪塞。现在,我只想问,你喜欢我吗?
沈宇然:我说过了,我们不合适。
吕若莹:我明白了,MV会制作完成,这是我送你的新年礼物。新年我要回家,明年,大概不会再来北京了。希望你早日梦想成真,再见。
沈宇然:再见。


 
第三幕
 
女主离开——对白 再见 一定是因为我不够好,我也不够好配不上她
但是后来却很多年未见
女主试图去爱人(在舞台上遇到很多人 但是还在期待最初,路过很多人)
你好,再见
终于在成名演唱会——男主说是我今天能站在这里,我要感谢当年初遇的那个人,谢谢她。
很多年后见面,只有寒暄
 
第四幕 
 
女主再次回到那个酒吧,继续重复之前的台词,这次没有问对方的名字。
吕:你唱的很好听,希望有机会可以看到你办演唱会——谢谢。
吕:我走了,再见。
沈:再见。


好了以上就是中影人艺考表演学院小影为大家准备的话剧剧本《你好,再见》,希望同学们好好练习!

说明:文章内容来源网络整理仅供参考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(QQ:1624823112),万分感谢!

学院动态 /

COLLEGE NEWS

扫一扫!查看更多艺考信息

官方微信

微信扫一扫

官方微博

微博扫一扫